“当时连同一块进入此地的七名师弟,因为都收服了一头万年尸王,所以各个都有接近元婴后期的实力。”

   “最后时刻引爆了那名结丹弟子在宗门之中,留下的长寿灯之中的本命精血,最后终于将其击杀。”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十万年尸王,在最后关头,被我等击杀的刹那,突然从其身体之中,爆发出一股强大力量,这股力量极为特殊,使得整个宗门之中,那些被带出来的无论是尸兵也好,尸将,尸帅,甚至那些尸王,竟然一个个都开始了反噬主人”。

   “无论如何阻止,竟然都无法成功。”

   “而一旦反噬成功,那些弟子们,都会被变成没有神智的尸妖。”

   “此刻发生了如此诡异的事情,这才慢慢想起,为何那尸间之中,会出现如此多的无主尸妖。”

   “恐怕就是最后时刻都被反噬而来的。”

   “有此联想,恐怕那十万年尸王,估计也是故意被我等击杀的。”

   “没多久,许多修为低的弟子纷纷被尸妖同化,接着就一个个进入那尸间之中,若是要阻拦,就会被出手击杀。”

   “而若是将其击杀,那原本被附身的尸妖又会重新寻找宿主。”

   “那时候,整个宗门都毫无对策,纷纷想要远离此地,但是不知道为何,整个宗门的外界出现了一层极为强大的结界,只要是收服过尸妖的,竟然都无法离开,而那些新入门,没有参与过收服的,确可以自由离开。”

   “随后我们遣散了那些新入门的弟子,毕竟那些人是无辜的,而留在此地,除了最后,被尸妖同化,变成一具没有意识的尸妖,没有第二种结果。”

   圣诞夜的清晨美女小清新图片自拍

   叶凡静静的听着,这奎重的话,心中也是唏嘘不已,想不到这宗门还经历过这种事情。

   随后奎重继续说道:“当时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元婴以下的修士,没过多久,就纷纷被尸妖同化了,进入了这尸间,接下来,就轮到我们了。”

   “当时,我们七人也是非常害怕,虽然修真一道,死亡见得多了,但是这种等待死亡的日子,实在太过难受,那时候几人商量一番,三师弟奎文提议,打算再一次进入这尸间。”

   “我们几人相互讨论了一下,也都同意,恐怕只有再一次进入里面,杀死那十万年尸王,才能结束这种被同化的危机。”

   “而这尸间之中,原

   本元婴修士被限制进入,不知道为何,突然又能进了,那时候,我们自然是又惊又喜。”

   “不过让人没有想到的,原来这一切都是我们七人之中,出现了叛徒,我们七人都是来自中等大陆,冥尸宗的弟子,而在这尸间里面,我等六人都是获得了无主的尸王,而唯独三师弟奎文,其获得的竟然是一个有意识思想的尸王,其收服之后,并没有对我们说,而后的一切,都是其精心策划的,原来这尸间入口,每百年之中的一年,可以不限制修为进入,其余时间,都必须元婴以下才能进入里面。”

   “而其曾经偷偷的进入过里面两次,分别从里面带出来了一点,十万年尸王的本命精血,而后偷偷的融入了自己体内。

   “当时他收服的那具尸王,就是里面拥有这十万年尸王的一部分意识在里面。”

   “而我们都不知道,我等七人一起进入,被这三师弟,慢慢引入了,那十万年尸王所在之地。”

   “结果就遭遇了这十万年的尸王,与其战斗了一场,这十万年尸王,当时也是极为虚弱,好似在极为紧要关头。”

   “而那时候我们一行人,好似找准了时间,刚好掐在这个时间遇到十万年的尸王。”

   “当时我们都很高兴,只要击败这十万年的尸王,那就可以遏制被尸妖同化的危机。”

   “而且如今对方状态明显不好,正是一个最佳的机会。”

   “随后我们七人,联手,一番苦战,在最后快要击杀这十万年尸王的时候,那十万年尸王,怒吼连连之中,说出了一切,当时我们自然不信,可就在双方战斗最为关键时刻,那十万年尸王已经快要被击杀的时候。”

   “三师弟奎文,突然出手,不知道其引动了什么东西,我等收服的尸王,纷纷调转目标攻击我们,此刻的三师弟竟然和他收服的尸王融为了一体,并且一口将已经重伤不支的十万年尸王也吞噬了。”

   “当时,我们才反应过来,原来那十万年尸王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这一切都是阴谋”。

   “而那时候,三师弟自以为胜券在握,说出了一切,其自知资质不好,此生不能突破到化神之境了,这才会选择和十万年尸王融为一体,那时候,一旦成功,就可以轻松到达化神,并且是直接到达化神中期,不仅可以跳过元婴的雷劫之灾,而且直接到达化神中期。”

   “此等诱惑,让这三师弟失去了神智,当时我等既要

   对付原本收服的尸王,又要对付

   ,刚刚融合了十万年尸王的三师弟,根本不是其对手。”

   “没多久,接连七师弟,六师弟,都自爆元婴,身死当场,而我们几个也是岌岌可危,可正在绝望的时刻,不知道是不是战斗太过激烈,还是自爆元婴的缘故,突然触发了此地的神秘禁制。”

   “当时,我只看到从十万年尸王的周围,一下子出现了许多的禁制法器,将这十万年尸王困在了其中,而刚刚融合十万年尸王的三师弟,突然脸色一阵恐惧,好似那些法器天生可以克制他一般,使得对方无法冲出。”

   “那时候,我等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时机,赶紧的逃离,当时,尸间的入口,不知道什么原因,再一次打开,而我们发现,只要不将那万年尸王带出去,竟然就可以安离开了。”

   “此刻余下的几人,心中自然狂喜,打算离开此地,但是在要到出口的时候,纷纷确都有了犹豫。”

   “毕竟这万年尸王,一旦完收复,可是自己以后的一大助力,当时本座也是同样如此,不过其余几名师弟最后还都是放弃了,将尸王留在了尸间,而后离开了此地”。

   “而本座当时还是不甘心,继续留下来,期待着将这万年尸王彻底收复。”

   “随后的日子,本座发现,这万年尸王,变得渐渐平和,但是确不能带出,前往外界,而本座实在是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了大好的机缘,随后选择主动和其融合”。

   “一心一意的打算收复这万年尸王,可惜在最后一步,还是失败了,当时那三师弟奎文,早已经在我们这些尸王,上面做了手脚,除非将那十万年尸王彻底灭杀,否则,根本无法收复这尸王,无法彻底收复,自然就带不离开此地,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本座已经慢慢的被这尸王,反过来同化自己了,使得自己越来越久的陷入了沉睡。”

   叶凡听了老者奎重,断断续续说了很多,也终于知道了这地方的前因后果,至于那巨大的棺木,和这十二座小一点棺木,都是老者在每次清醒的时刻,制作出的,分离出体内一部分尸气,凝聚而出的。

   为的就是让自己能在延迟一点被这尸王同化。

   不过即使如此,想来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至于那些尸帅,都是误闯入此地的结丹修士,吸干精血,炼化而出的,但他们根本不知道真相,还以为是被这老者创造出来的,梦想着,总有一日会离开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