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以为你会说如果不成功我就先出来。”

“想得美,我活不成,你也得死。”

夏萧都准备上前了,因为上善这句话,脸色当即变了,脚步也停下。

“就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真不该帮你。”

“那帮你的小迷妹去啊!”

夏萧没想到这个词上善都会,当即笑了。先前他浑身无力,可流了些血,精神恢复正常,脸色也极为红润。此时还算开心,便说了一句。

“看在你这么漂亮的份上,还是先帮你吧!”

夏萧双臂的伤口已愈合,此时手持熟悉的刀,面向卷动如云涌的阴气大门,面色逐渐郑重。

看着他的脸,上善心情有些复杂,甚至躁乱,如果自己没有舒霜这具身体,他还会帮自己吗?应该不会,夏萧这个狗男人心里,只有那个假惺惺的文静女人。她在心里咒骂夏萧,却没有原因,她无法承认自己是吃醋了。不知因为哪种原因,她希望夏萧对自己像对舒霜那样,甚至对她比对舒霜更好。

“我会很快回来,你先忍一会。”

夏萧说完,走进阴暗的大门。里面的恶鬼不敢出来,他便主动进去。但他来,不是为了送一具鲜活的肉体供它们餐食,而是为了将他们部杀死。

上善闭上眼,浑身大汗淋漓。她本是破坏体质,一切皆可湮灭,可一开始的抱怨,令其将这种情绪越堆越多。现在处理起来,就像去除身体里的一部分,痛苦但必须如此。即便已习惯这种疼痛,但谁都不希望自己处在痛苦当中。而且这股力量压制着她破坏的力量,还影响着神遗之气。只要将其去除,她将更强。

陈柔希甜美的夏日笑颜

上善一直没盼过夏萧好,他越痛苦,她才开心。她恨不得夏萧死,既然对舒霜那种虚假的女人那么好,对自己却冷冷冰冰。现在是她第一次对夏萧怀有期待,而很多事,有了第一次,才有接下来的故事。

“夏萧对她,也没有那么冷淡。”

胡不归觉得他们的关系很微妙,晓冉的回答,倒是一个完美的解释。

“我们都是在夏萧名声鹊起时认识他的,那时他是真正的远道而来者,是学院学子,是天赋异禀者,受人尊重,前途一片光明。可在此之前,当他还在低谷时,他只有舒霜和上善。”

晓冉起初不懂,为何上善对夏萧做了那么过分的事,他还会原谅她,甚至和她说话的语气像在开玩笑。后来她才懂,在她还不认识夏萧的时候,是上善所化的朴刀和舒霜一直陪着他。很长一段时间,夏萧一人在外,除了舒霜和上善,一无所有。

胡不归向来心软,想起夏萧一人走在苍茫天地间,左手牵着舒霜,右手抓着朴刀的模样就心疼。现在,他右手旁的舒霜化作了回忆,右手的朴刀也消失,他只有握着自造的钢铁朴刀,在极为瘆人的寒光下走向一片漆黑的苦海。

这里已不是他第一次来,夏萧站在黑暗中,眼前还没适应这里的颜色,可耳中的水声和四周的风,令其觉得一阵微冷。

夏萧上辈子可能也是个恶鬼,他很喜欢这种温度,这比先前那种闷热要好得多。可这次和上次不同,他能运用自身的元气。因此,夏萧如履平地的站在苦海上,闻着风中送来的腥臭,向一个方向走去。

鞋底踏过苦海,后者被惊得泛起圈圈涟漪。而在涟漪归于死寂时,夏萧步伐稳定,朴刀在黑水里反射出两道寒光。

脚下,无数恶鬼在翻腾,它们的身体被黑水拦腰斩断。四周黑雾里的庞然大物,也被大风斩成好几段。夏萧右眼淡蓝,左眼为绿。水行元气和能控制风的木行元气,用在此处再适合不过。

巨大的尸骸从空中坠下苦海,扬起一股浪,朝夏萧拍来。可靠近他时,都极快的安静稳定,在其脚下流动。苦海的海面,犹如结界般将上下分开。

所过之处,水里的恶鬼在气泡和水流声中被斩断,空中飞禽和水上的走兽也被水面刺起的水剑洞穿。还有一些俯冲之物,于大风中偏离原本的方向,最后难逃升起的苦海黑水。

夏萧的双眼始终盯着前方,在黑夜中久待,视野也将清晰。前方是百鬼泣哭,是恶鬼堆积成的腐臭尸山。

尸山里的恶鬼数不胜数,此时皆朝夏萧射来猩红的光。那密密麻麻的红色目光犹如血性大发的蚊群,比夏萧上次见到的还多,直通苍天乌云。这已不是上千过万能形容的数量,可夏萧不记得自己杀了那么多人。

凡是问题,便有答案。尸山之所以那么高,因里面有上善还是符阵时碾杀的贪婪者。

上善曾守护古老的殿堂,那是灵契之祖离开大荒所建造之地。它位于南海中心,万年来无数人暗地前去,想一探神的究竟,一些心智端正者尚且能逃过一劫,如何来,如何去。没有收获,没有失去。可图谋不轨者,皆被其斩杀,只要它自行催动,无人能逃脱。

古老殿堂共有五道符阵守护,其他四道皆被黑气冲击破碎,只有上善这道完背对黑气,这才肩负起这等责任。可夏萧不知,只是惊愕的结印。

苦海哀怨太重,夏萧本不想让句芒他们出战,可现在没办法,必须将句芒叫出来。

这种地形,只有句芒和小语能出手。可夏萧没有召唤后者,她和往常一样很少出战。娇滴滴的小语还未完长大,不必非要厮杀,而且这里的场景,看了可是会做噩梦的。被这些恶鬼一划伤,小语还会哭。

见眼前之景,句芒道:

“没将小语召唤出来是个明智之举。”

“现在可没时间哄她。”

夏萧邪魅一笑,眼前的恶鬼大军,已从尸山翻腾成一支大军。恶鬼争先恐后的向前,在水里翻腾,在水上奔疾。这等数量,夏萧已不能一一用水行元气解决。恶鬼们张牙舞爪,黑色的口水和苦海同色,血水流淌进苦海,不料它被夏萧移动。

苦海猛地掀起一道浪,将恶鬼卷袭。他们在卷起的浪里被**,同时,夏萧冲进其中,浑身不沾半点黑水,句芒的羽翼也不曾打湿,但其中所带雷电和狂风,将恶鬼绞成粉碎,不留任何活动的机会和可能。

双刀生风,被夏萧舞动得极快。一手快刀,是他在和这片世界相当的险恶人世里学会的技能。快刀在空中扫过,将恶鬼的肉体斩断。尽管扑来恶鬼有数十之多,也被其一刀斩成两截。

“我只是想进殿堂看看,为何杀我?”

“我的妻儿还在等我回家。”

“你浑身戾气,你才该死,我应该活!”

……

无数哀怨声中,夏萧眉头一锁,进攻的速度越来越快。刀在眼前划过,在身前斩过,其上狂风如刀般锋利,元气磅礴,令人心悸。可在这等人海战术面前,夏萧许久才前进一步,甚至在四面八方和脚下的恶鬼下又后退一步。

这么下去不行,哭泣嘶吼被夏萧忽略,水声风声在其声音下变小。

“句芒,我掩护你,将上善带出去。”

“好!”

夏萧瞥一眼身后和天空,那扇大门还在,只要将这些家伙摆脱,必能将其带出去。可恶鬼的数量密密麻麻,宛若蚁国。他虽说有些力量,但要将其突破,还需要些功夫。

天空没有任何光亮,阴沉,黑暗,这是头顶苍穹的主色调。可夏萧总觉得其后就是烈阳。因此,沾染上潮冷阴暗之气的他,就算是为了自己,也应快些,这么磨叽下去可不行。

句芒飞上天空,聚集一片黑云,其中雷霆他和夏萧皆可用。在其裹了一身银灿灿的雷浆,做好俯冲准备时,夏萧泛着绿色光芒的右眼猛地化作雷霆之色。

雷电落下,轰声下响起咯嘣脆的声响。苦海可以吸收部分元气,可还是令很多家伙暂时不能动弹。可在夏萧之前,还有很多虎视眈眈的恶鬼,他们有的盯着夏萧,有的盯着天空中的句芒,甚至商量起两具活尸要如何瓜分。他们想的太远,因为恶鬼之外的夏萧,当即舞起手中的双刀,掀起一道极为骇人的剑气气浪。即便是鬼,也在其下被惊到。

黑紫色的剑气从千米外来,离苦海一米多高,所携的锋利狂风,将苦海表面掀起难以言喻的涟漪和海浪。剑气横扫,沉重的金属元气令很多腰肢身躯断开,且所带金属,令那些被切开的身体表面凝出金属铁般的东西。如此一来,这些躯体便难以愈合。

断裂的恶鬼飘在水里,想抓住夏萧,可后者展翅,忽的飞过千米。千米之外,还是恶鬼,以夏萧当前的实力,根本斗不过这些家伙,尸山越往下,恶鬼实力越强。夏萧此时还没到,可已有一些家伙苏醒。

又是一波成百上千的恶鬼队伍,可即便他们离开尸山,其上还有无数人。无数头颅挤在一起,和胳膊大腿紧挨在一起。腐烂的嘴在呢喃,没有恐慌没有惊讶,只有无尽的哀怨,他们在咒骂在呼叫,嘈杂且令夏萧心烦。

“抓住他,吃了他!”

“我要脑袋!”

“我要胳膊!”

“我要腿!”

“我要脚!”

“那我要身子,那玩意留给你!”

……

最强的恶鬼有绝对的支配权,可无数攒动的人群外,夏萧顶着锋利的狂风和剑气,犹若金属狂潮般将恶鬼推进。这样的速度夏萧还是不满意,因为漆黑的天空之后,有一抹亮光,极为突兀的出现。

夏萧仰头,心里猛地一沉,暗想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