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嘎,们都是一群饭桶,居然会让人在一夜之间盗窃了们所有人的家中。这件事如果要是传出去的话,那我们杀忍会的颜面,还如何在整个东岛立足,如何在全世界古武者中立足。”

杀忍会总部组织秘密会议室里,只见一名老者,正对着现场大发雷霆。而起面前的一群人,一个个吓得跪坐在那里,全部低着头不敢吭声。

看着所有人都不吭声,那杀忍会会长,不由得再次大怒道:“混蛋,简直是让我丢尽了脸面。一夜之间,杀忍会十个副会长,七家副会长家中密室全部在不知不觉中遭到盗窃。甚至,还有一名副会长龟田春夫,当场被杀。”

“除了这些以外,就在昨天,东岛都城的一家博物馆遭到洗劫。还有一位和我们杀忍会关系十分密切的议员,家中也遭到了清洗,密室多处贵重物品丢失。们谁能够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没有一点线索。”

这时,只见一名副会长开口道:“回禀会长,从我们每一位副会长家中盗窃,以及盗窃人所留下的信件来看。应该因为这一次宫田藏本一事,惹怒了全世界所有的古武组织。所以他们暗中联手,对我们采取一起教训似的报复。”

“另外根据七位副会长家中,以及议员和博物馆被盗的时间来看,事情发生的时间可以说紧密相连。由此可以判断,这件事不是一人所为,也不会是少数人所为,至少是十多人以上的联合行动。”

“至于龟田春夫现场被杀,我想可能是因为其他几位副会长家中被盗的时候,全部都不在家,或者是在办理要事,给与他们可乘之机。而龟田春夫当时正好在家,罪犯在动手的时候,正好被发现,于是就杀人灭口。”

听到那位副会长的解释之后,会长不由得点了点头,似乎认同对方的分析推理。

当即,只听会长,对着那人再次开口问道:“苍井龙一,分析的很有道理。既然我们已经掌握了一些情报,那是否可以针对这次的事情,采取什么措施?”

苍井龙一,杀忍会十大副会长之一。在听到会长的问话后,当即冲着会长点头道:“启禀会长,龙一认为,针对这次的事情,我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最好是,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苍井家族果然都是胆小鬼,面对异国这样的针对,龙一会长居然会选择默示,这要是传出去的话,岂不是会让人笑掉大牙,嘲笑我们杀忍会都是胆小鬼之徒。”

“看来这一次龙一会长的家中损失的比较小,如果要是被盗窃的东西珍贵,或者是财务比较多的话,恐怕龙一会长就不会说出这番话了。”

街头非主流美少女私车衣服

早在之前,苍井龙一就因为时长给会长出谋划策,博得会长的赏识,引得其他几位副会长非常不满。如今看着苍井龙一似乎再一次言论,要获得会场的认同,一时之间其余几位副会长,纷纷有些焦急。

在相互使了眼色知乎,就开始对苍井龙一进行言语攻击。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当着会长的面,给苍井龙一落井下石,伺机打压一下苍井龙一在整个杀忍会中的地位。

“嗯?”

听着众人的议论之声后,就连会长本人,内心里也不禁对苍井龙一有了一丝不满情绪。毕竟对于自己杀忍会来说,可是不想让人觉得杀忍会人人都是胆小鬼。尤其自己还是杀忍会的会长,要是让人知道的话,怕是自己颜面尽失。

只听会长当众看着苍井龙一开口说道:“龙一啊,虽然我平时很看好,但是今天的表现确实有些令我感到不满。而且现场的其他几位副会长,似乎也对的言语有所不乐意,我想最好还是做一个合理的解释。”

“要不然的话,我们当真会认为,们苍井一族,是太过胆小怕事,所以不愿意提及此事。要知道,胆小可不是我们杀忍会的代名词。”

随着会长话音一落,只见一群人纷纷饶有兴趣地看着苍井龙一,似乎打算看苍井龙一的笑话。

而苍井龙一,在听到会长的话后,当即点头道:“嗨,会长。”

说完,只见苍井龙一坐直身子,当众开口对着会长开口说道:“启禀会长,龙一之所以提及此事,并不是因为龙一胆小怕事,而是为了我们杀忍会大局着想。”

会长忍不住一阵疑惑道:“为了杀忍会大局找想?龙一会长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只听苍井龙一开口道:“会长,因为宫田家族这一次的计划行事失败,导致世界各国古武实力纷纷受到损失,我们的目的也被曝光,一时之间全世界各国古武部门,都在一日之间和我们杀忍会产生决裂。如果要是继续下去的话,我们杀忍会将会成为所有各国古武势力的首要敌对目标。”

“我想这一次,我们杀忍会七位副会长家中被盗窃,一人被杀害,一家博物馆被席卷,一名和我们杀忍会要好的议员受到袭击,这都是和之前那件事有关。如果我们要是因为这件事,而进行反扑的话,将会更加激怒全世界各国古武势力。”

杀忍会会长内心里也有些不爽地说道:“所以,龙一的意思是,要以完全沉默的举动,来回应各国古武势力对我们的欺负吗?”

苍井龙一连忙解释说道:“不,会长,龙一并不是这个意思。龙一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直接将宫田藏本给推出去。”

“将宫田藏本给推出去?的意思是——”

听着苍井龙一的话,会长以及现场的众人不由得一愣,很显然是没有太明白苍井龙一的意思。

苍井龙一开口说道:“会长,如今我们杀忍会可以说,因为宫田藏本计划失败一事,搞得一日不如一日。世界各国都对我们杀忍会齐心抵制,如果我们要是在不行动的话,那我们东岛杀忍会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所以,龙一觉得现在我们杀忍会正是遇到发展困难的时候,也是让麾下各家族表现爱心的时候。如果,宫田家族真的效忠于杀忍会,效忠于会长的话,那我们就将这个效忠的机会,送给宫田藏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