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好像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对,我是张道陵,但我怎么说也抱过你,直接叫我的名字,不太好吧?”

我更加震惊,急忙想跑去看看他的样子,却发现自己好像在踩在悬崖边,万丈悬崖就在我脚下,我额头冒汗了,“对不起,张先生,张前辈……”

“算了,你还是叫我张道陵吧!”

这人无奈说道,“我这次来主要是跟你说一下,你跟灰雅儿……好吧,我直说了,灰雅儿会将你带入万劫不复之地,所以我想让你不要再见灰雅儿了。”

我声音颤抖的问,“为什么?我为什么不能见我姐?”

我完没想到张道陵突然出现,会跟我说这样的话。

“你不是自己知道了吗?”

我瞬间想到了什么,立马问,“麒麟,我姐的父亲真是神兽麒麟?”

“对,灰雅儿的体内的确是有一半麒麟的血液,这血液会害了她,也会害了你,因为他父亲……算了,现在不能让你知道,你现在只要知道你要做什么,我当初把你抱回来可不是让你自己给自己挖坟墓的。”

“但我不认为接触我姐就是自掘坟墓啊。”我摇头,我知道我姐现在如果破了神灯,那么她会很危险,因为追杀她父亲的人会过来找我姐,但这有怎么样?

灰雅儿是我姐,那我就要保护她。

“算了,这么跟你说吧,神兽麒麟在之前的确是堪比真龙的存在,可以说风光无限,但今时不同往日了,上面有人要灭了所有拥有麒麟血脉的精怪,就因为她父亲做了一件事,让上面的人怒了,所以只要你姐神灯一破,上面就会有人立马感应,那么到时候谁也救不了她,你在她身边太危险了……”

软萌温暖美少女比花娇唯美私房照写真

“可她是我姐啊,我怎么可能离开她?”

我完不理解张道陵会跟我说这种话,他这是让我明哲保身吗?

这人无奈的摸了摸后脑勺,“你小子是不是……算了,就当我没来过。”

他说着就要朝前面走,我一咬牙跳了过去,但他站在没有任何东西的悬崖上站得好好的,而我跳过去就吓了一跳,因为这跟跳楼没有任何区别,我“啊”的一声就直线坠落,一只手伸出来抓住了我。

我深深吸了口气对他说道,“告诉我,怎么彻底封印我姐的神灯?”

“你们现在不是在找那东西吗?”

“那你的意思诸葛城三层里面的东西可以彻底封印我姐的神灯?”我心中一喜的问。

他无奈了,“记住了,万事没有一定的,诸葛先生的东西的确是可以让灰雅儿度过这次雷劫而不让上面的人发现,但你要知道,上面在你们阳间布置了不少眼线的,他们的耳目情报那是你根本想像不到的,具体有多少连我都不知道,他们想要知道任何事,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十分简单的。”

听到这里,我更加吃惊了,上面在我们阳间布置了眼线?我师傅不是说上面派这些人下来是推动历史的进步的吗?

“那你的意思是,我的四周也有这些眼线?”

我忍不住问,便是瞬间想到了张强,眼前的张道陵到底是不是张强?

“这个怎么说呢?有些话我是不能说的。”他摇头。

“那捞尸人张强呢?”

我盯着他问,他手拉着我,我根本看不到他的脸,他就这么神秘吗?

“张强?这个嘛,我也不知道。”他摇头。

“你就是张强对不对?”

我手抓着他的手想爬上去,但发现徒劳无用,但我还是注意他一切的动作,细节骗不了人的。

他好像摸了摸鼻子,无奈的说道,“怎么跟你说呢,你想知道张强是谁,那么你自己回忆一下他跟你说过的话就行了,他已经提示他是谁了。”

他已经提示我了?我怎么不知道?“你就不能直接告诉我吗?”我满脸黑线。

他想松手走,我立马说,“我不问他了,那你告诉我,如果我将上面的布置在阳间的眼线找出来,那么只要我姐的神灯不破,那么上面的人是不是永远不知到我姐体内有麒麟血脉了?”

“都说过了,没有一定的事。”

他摇头,“我问你,如果灰雅儿会连累你,你也不听我的话对吗?”

我点头,然后他就沉默下来。

安静了几分钟,他才继续开口,“你刚才说的那个方法勉强可以,但也没有绝对,只能拖延时间而已,而且其中有很多限制,我只能告诉你,上面派下来在阳间的人往往是你出其不意的人,所以你找出他们很难,引出他们更加难。”

我点头,“我知道了。”

这些人的确是隐藏得很深,因为他们平常就是跟普通人一样,谁知道他们呢?

他继续说道,“还有,现在跟你说话的,是我十九年前放在你身上一缕意念而已,只是你今天突破了三级算命师,我特意出来恭贺一下,仅此而已。”

“我突破三级算命师了?”我听了这话,顿时惊喜起来。

“对,而且花了十九年的时间,挺快的。”

我顿时尴尬了,之前我师傅也没有强迫我去学命算,所以也算是过得浑浑噩噩的,这次突然突破了,应该是我动用了第二次力量,所以让我侥幸的突破了吧。

不过现在跟我说话的,居然是十九年前的张道陵,这确实让我惊讶了,那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还有记住一点,我为什么让你离开灰雅儿,灰雅儿的体内有麒麟血脉的事,迟早是要暴露的,到时候时候你准备怎么办?跟天斗?”

他问得让我沉默下来,但是如果我姐的血脉真的被上面发现了,那么我只能跟天斗一斗了。

因为没有别的出路了,天要我姐的命,那么我就杀了天!

他接着说道,“我告诉你,不要妄想跟天斗,因为天永远都在你们头上,你再强大,就算是十级算命师又怎么样?跟天斗的结果就是死!这点你应该清楚。”

“我清楚?你意思是我跟天斗过?”我一愣。

“你没有。”他摇头。

“那你干嘛要这么说?”我忍不住问。

他又摸了摸鼻子,无可奈何的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让你离开灰雅儿很不近人情?”

我没有避讳的点头,的确,我想象中的张道陵怎么会是这样?他不应该是一身正气的吗?

“有些事你会明白的。”

“我明白不了!”我摇头。

“那是因为你还没到时候,如果你知道了另外的事,那么我保证,你会主动的离开她。”他声音带着几分凝重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心中一惊。

“永远不要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

他说完这话,就不再说话了,我知道我就算逼他,他也不会告诉我,再说了,我有什么资格逼他?

沉默了一下我认真的问,“那告诉我的身世,我的父母呢?”

“我把你抱回来给灰沐月,她就是你的母亲,至于你的父亲,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跟灰沐月介绍一个。”他淡淡说道。

我沉默了,他这是让我不要认自己生母生父的意思吗?终究还是他们抛弃了我,所以张道陵才发现我的?

“我生父生母是好的,还是坏的。”我问。

他摇头,“有区别吗?人没有好坏,你今天杀人了,那你现在就是坏人了?那么你认为他们抛弃你,那他们就是坏人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之前想的是他们不得已所以抛下我,他们心里还是有我的,但张道陵这话是什么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