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天仲被小神猿拽得头皮生疼,急忙把这个小皮猴子从头上抱住拉了下来,同时不忘对他警告一番。

“这些是来自神界北域的兽族强者,你给我放老实点!”

小神猿有些疑惑的看了眼鹰王等人,随即小声嘀咕道,“北域这么热吗?这一个个都晒成什么样了!”

鹰王那叫一个尴尬,然后赶忙用发力恢复原本模样,这才对小神猿说道,“神猿大人,不知猿皇他老人家进来可好?”

小神猿神色懵懂的点了下头,“挺好的,你们到这里来做什么?不会是要带我回去的吧?我可警告你们哦,这次出来我可是经过爷爷允许的,你们不能带我走!”

鹰王急忙摇头否认,“神猿大人不要误会,我们此番进入荒界主要是为了支援此界修士,并非带您返回神界,就是在到此之前碰巧遇到了云逸小兄弟他们,在经过一番畅聊之后这才知道神猿大人也在这里,因此我们才会过来的。”

云逸适时开口说道,“没错,还有就是我需要你帮我证明一下,那镇界山上究竟有没有道主境战力的兽王存在!”

猿空点头,随即理所当然的说道,“有啊!我之前还亲眼见过呢!”紧接着又小声嘀咕了一句,“虽然当时我给人捣乱了,不过我还是看到了那头道主境的大青牛,可厉害了,差些把那个人都给打出屎了!”

在这种时候还不忘拆隋边的台。

对此隋边自然是不能忍的,一步上前怒吼道,“你个小猴子说话给我注意点啊!什么叫打出屎了?老子可没有那么不堪,还有,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老子当时就能把那青牛给……你们想干啥?”

还不等隋边把话说完,那护短心切的鹰王三人便直接将隋边给团团围在了中间,乃至就连后方紫晶虎王等一众妖兽也都眼神不善的盯着隋边,俨然就是一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模样。

云逸急忙上前,“鹰王前辈且慢,这些都是误会,而且当时如若没有隋边保护的话猿空他也无法身而退,还请不要动手!”

气质美女曦曦

鹰王冷哼一声,正准备放些狠话震慑一下众人,却不曾想小神猿那边突然萌萌哒的来了一句。

“你们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打扰我和大坏蛋吵架?”

………

场面顿时陷入到了一种难言的尴尬之中,原本想要为神猿出头的鹰王在这个时候简直都快难受死了,而青鸾妖王更是整张脸羞得通红,怎么也想不到神猿大人会突然把他们给坑了。

云逸辛苦忍笑,不过还是上前替鹰王解围道,“行了行了,也不看看什么时候就吵架?我请鹰王前辈到这里可不是为了看你们吵架的,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想想怎么灭掉镇界山上那些杂碎魔兽吧!”

“想什么想?”俏脸仍旧些许红晕的青鸾妖王冷哼道,“管他什么兽王,直接上去一锅端不就行了?哪有这么麻烦!”

姜天仲微微一笑,“还请青鸾妖王莫要着急,我们之前曾到镇界山查看,发现在其中有着道主境以上的兽王最少十五,其中道主境圆满更是有着两尊,我们之前所遇到的那头六足鳄只不过是其中实力最弱的兽王之一。”

“而且据我观察,青鸾妖王您的修为应该在道主境初期,鹤王为道主境中期,唯有鹰王才堪堪突破了道主境巅峰对吗?”

青鸾妖王闻言微微一怔,显然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不灭境修士竟能看出他们三个的修为,不过却还是冷哼一声,“那又如何?”

云逸笑了,“如何?很简单,这如何的意思就是若想灭了那镇界山中的所有兽王,算上隋边以及三位妖王在内,你们每人最少也要斩杀三个以上的兽王,而且不要忘了此时守在镇界山的兽王可不只是道主境初期,即便如此四位前辈也有信心将那一众兽王尽数斩杀么?”

此话一出,场中三位妖王顿时就没了声音,而隋边更是连连摆手说道,“别别别,我什么实力云逸你小子非常清楚,别说三个了,就是一个我都很难搞定,再说兄弟我可还没有活够,再加上神界尚有万千少女等着我去拯救,可不敢瞎说的啊!”

隋边的话可谓是丝毫不留情面的打了青鸾妖王的脸,但由于他说的毕竟也都是实话却也无法反驳,因此也只得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云逸见状也是微微一笑,随之却也不忘在众人头上浇盆冷水,“而且据我和天仲的观察,在镇界山上面还有着一个更大的家伙,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化天境的修为,就是不知四位联手的话有没有把握将那头化天境兽王斩杀呢?”

这下子就连鹰王的脸也都黑了下去,同时还狠狠的瞪了眼身旁青鸾妖王,“就你话多,有能耐你去打啊!”

青鸾妖王对自家这位大哥显然有些害怕,因此即便心中委屈也不曾开口,只是略有不满的哼了声。

姜天仲适时开口打了个圆场,微笑着说道,“青鸾妖王前辈也是杀敌心切,再加上对于镇界山中的情况并不了解,会这么说也怪不得她,但说实话就我们现在的实力而言,即便加上鹰王前辈你们面对那镇界山一众兽王也有没有什么胜算,所以还是从长计议为好。”

三王中最为冷静的鹤王随之也开口说道,“刚才的确是我们对情况尚不了解,但就目前双方实力对比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们这里究竟有什么方法来进行应对。”

“可不要说继续等待如我们这般的外来者,毕竟这种方法充满了不确定性,谁也不知道需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聚齐可与镇界山噬天兽族群一战的实力!”

云逸闻言轻轻摇了下头,“自然不会,毕竟就现实而言,我们在来到这里足有数年时间才等到了三位前辈的到来,我们可没有耐心再继续等下去,所以晚辈这里倒是有个对策,就是想请教一下三位前辈的看法。”

话罢,云逸直接转身对着黑风密室所在的方向大吼道,“你个死猫如果再不出来的话信不信老子等下就过去把你窝给拆了?顺便再他娘的跟你算算拿雷劈我们的总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