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观察:美联储不加息对新兴市场是利好

按照美联储去年此时的货币政策预期,加息缩表要常态化,今年几乎要完成货币政策正常化。然而,形势比人强——确切地讲是白宫的压力压过了美联储的独立性。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能扛住来自白宫的压力,但是对于加息导致美股跌跌不休的市场警讯却不得不调整加息缩表政策。

1月份的议息会议,放缓加息成为美联储释放的主信号。美国劳工部发布的2月份数据并不乐观,当月新增非农就业人数创17个月来新低,私营部门新增非农就业人数2.5万人,就业市场大幅低于预期。在此情势下,美联储也不得不改变既定加息节奏,开始变得稳健和耐心。

另一方面,3月初近期远期利差跌进负值,负利差意味着市场预期美联储将在未来12至18个月内放松货币政策。虽然这一指标是动态变化的,但也和美联储耐心加息甚至暂缓加息缩表的市场预测基本一致。

在美国和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下,美联储放缓乃至暂停加息缩表政策,甚至重拾货币宽松政策都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已经宣布竞选连任的特朗普总统看重三重政绩:一是中美达成贸易协定,二是维持牛市行情,三是朝鲜去核有突破……第二次“特金会”破功,对朝外交政绩免谈。美联储不加息,股市有正常回馈。

2015年12月开启加息通道以来,到去年年底,美联储三年加息9次,联邦基准利率区间升至2.25%到2.5%。其间或引发新兴市场股债汇市“三杀”,或导致美国股市震荡下行。由此凸显,美联储加息缩表周期的确存在问题。在特朗普政府启动“美国优先”的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情势下,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节奏已经紊乱。从大的全球经济周期看,如果说华尔街金融危机引发了10年的全球经济危机,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则在全球经济没有复苏的情势下让全球市场陷入新的动荡不安。美联储按照美国和全球经济复苏的态势加息缩表,自然和市场基本面背道而驰,从而引发美国、新兴市场和全球市场的焦虑不安。

简言之,全球市场依然处于后危机时期,属于敏感的平庸期间。这一时期,美联储货币政策应该宽松——讽刺的是,这和特朗普的政治诉求不谋而合,也有助于稳定全球市场预期。美联储的专业性和鲍威尔的独立性,遭遇美国政治全球市场的双重压逼,反而显得不合时宜而任性武断了。

3月份,美联储决定不加息,机构预期今年最多加息一次甚至不加息。更有专家预测,美联储将于今年9月底停止缩表,2020年加息一次,且美联储将下调今明两年的GDP增速。但是鲍威尔认为,经济动能依旧稳固、劳动力市场强劲,增速的下调仅是小幅度的。因此,鲍威尔对美国市场依然充满信心。但对特朗普而言,他需要的并非美国经济内在的稳健,而是市场表现的光鲜。股市成了特朗普宣示政绩和评价美联储及鲍威尔的关键要素。美联储关切的一揽子指标和数据,也许反映了美国经济的本质,但是美国股市的表现,也的确折射了美国市场的焦虑。美国主导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让美国跨国公司备感担忧,譬如通用宁愿放弃美国工厂也不理会特朗普要其从中国或墨西哥“回家”的要求。加之波音737MAX机型空难、全球禁飞的事实,资本市场出现焦虑也符合逻辑。

特朗普需要股市支撑其竞选连任,这是政治诉求;美国市场出现焦虑,美联储却必须考虑。否则,不理性的股市会蔓延叠加成全市场的风险要素,甚至会形成全球传导。3月份不加息,美股有涨有跌,美债大战,美元走软……市场效应敏感反射。

美联储不加息,对全球尤其是新兴市场也是利好。毕竟,新兴市场不会因为美联储加息而资本外流,也暂时不会出现股债汇市“三杀”的情势。

加息,利好,市场预期,美联储主席,市场表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